在這樣的日子,進來我的世界

在這樣的日子,進來我的世界

ksconpos19.jpg

晨曦醒來,陽光穿窗潛訪,在牆上的書架上拷貝出各樣的影子。這是怎樣的日子。新聞總是在驚駭一種不義的平常。群書上的積塵叫喚著一種札記。我在跟自己的心靈對話,和自己的身體對察。社交網絡群間繁亂的訊息在張揚著惶恐和失落。所有的哲思和意志在燃燒著什麼?我們的希望是否彷彿流失在指隙間的沙子?

二月底,我在踏入生命第六十四個年頭的前幾天,在台北新店的再拒公寓𠝹裁印品,包裝我上飛機前才拿到工廠為我趕出來的唱片,我的新孩子《飛行紀錄》三部曲的第一張“Record di Volo”

很多朋友都驚訝,我在《抱靈賦》出版一年不夠(差幾周),又出版新作品。對赤貧體孱的我,這確是一件奇蹟。

從一個生命黑洞逃遁出來,我的思悟闡釋出那雙邊的二元世界,外者其大無以為邊緣,萬相無明;內者其小無以明狀,己諸細胞粒子。而置境其間,時間乃自然無可抗絕的規律。我餘荏苒見,只有慎守行程,在有限空間中力索最大的潛進。

於是在《抱靈賦》完成後,我即立訂了下一目標就是在兩年內完成《飛行紀錄》這“自選集”的三部曲。就是在跟時間競跑。馬拉松還是得完成的。

五月一日,是我選定為這三部曲的長孩的發佈音樂會。與台灣的二月底的發佈相距八周,是給我自己已日益退敗的身體一個回氣的整頓遏息。在當前這種社會氣壓下,每一把抵抗的聲音都如是珍貴。喜見不少同途的各自努力,我們應見到共震迴響的“卡儂”效應,而不是內耗的小群對立指點。

很多朋友收到《飛行紀錄》的訊息,第一時間總是問,要買票麼?要留位麼?感謝大家的熱切關心,但我們可以有脫序於這種“關係慣性”的空間?這是一個自由開放的無票無障的展演。我們尋找互為在這個經濟社會裡共存關顧的可能性。

這更是一個“群眾”也是虛擬的時代,真正願意離開“外邊的”(網絡)世界,走進一個現實的空間,與一群具體實在的人共享一個晚上,分享思考,交流精神的能量,是多麼難得珍貴的事。也是我想做的如此單純的一件事。那不關乎事業,不關乎利益,不關乎娛悅快感的需要。我們因著什麼自由的聚合,甚至也不一定須去定義。

很難得我剛湊夠錢去做這件事,也得到友人無償的用他們的藝力、聲音去幫助我;這展演我得感謝JUNE的歌唱和敲擊;BRIAN的柳琴和FELIX的口琴。這將是個我未有過的聲音組合和音樂顏貌。渴望跟你分享。

我跟媒體、友人說了多少次,今天出一張唱片,生成一件具體的物品,已幾乎是一件儀式性的事。它只是一些支持者得以表達愛戴的借口。他們希望一把聲音留存在自己的世界裡。即使他們也許連把唱片放進可能已荒廢的唱機的習慣已沒有。還有相對於每天收到的各種格式形式的訊息永遠不夠用的時間。他們是收藏一種精神的物質性。

在一個絕大多數人都在失望地觀望的時代,做好自己該做的事,不求成果的耕種,我們就是對這個共存的時空付出了一己的聲音和力量。而我們所有人的所有,物質的或精神的,文明的或狀態的,其實都是一條單一的生命鏈,一種ONENESS,一種“本”。

邀請你來共度一個聲音和精神掙扎的晚上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