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謝是很小的言詞

blogpix.jpg

感謝是很小的言詞

我始終沒忘記那個情景。那年在白雪紛飛的SalzbergWolfgang送我到大門外庭,是離別的時刻了,欲言又止。最後他輕聲的吐出了一句:“Words are little.” 然後我們四臂相擁,用身軀堅握了一個道別。

那是一句很傳神的英語。語言之弱小而無力,幾乎破壞多於建設(誤解都是由語言或語言的矯用而生成)的缺陷,焉足以整傳心情智慧的全貌。

這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文字語言以外的音樂。它無須解釋,直達內心神智。頓悟愛與生命之奇妙。

但我還是要寫下這些小小的感言。得悉我因健康問題臨時取銷了高山的音樂會,發來訊息問候、打氣、忠告、推介醫師的朋友們,甚至跑來落手幫我治療的衍仁,我向大家致以我最深紫(deep purple)的感謝。你們的關心和情誼有若跑道旁伸手遞來的水,讓這枯竭的在跑道上的掙扎前進的肢體,得到涅潤。Deep Hugs.

因為我拒絕相信internet的徹底統治,五.一當天,我還是來到了高山的music chamber,向可能未及知道音樂會取銷而到來的朋友解釋、致歉。真的有五位朋友來了。還陪我聊天。最後我等了一小時後才離去。

我得跟自己的內在小孩談好,好好照顧他的康寧。並在這個前題下考量一種奮進的可能性。我把《飛行紀錄》香港的發佈會延後到六月底,希望有更好的表現和能量發聲,也得到大家的關注和支持。在這個時間被不自覺的大規模佔領的時空,能衷心的專注的去聆聽和付出時間,是非常珍貴的行為。我珍惜每位到來的朋友的這個晚夜。請大家訂閱這部落格的RSS,保持和我的連繫,收到音樂會的資訊。

但六.四今年三十了,我還是得做一些短小的演出,自我抒解、相互結義的,請點連:

https://www.inmediahk.net/node/1064332

我寫了關於《坦克咒》的故事和演出的日期時間地點。希望見到你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