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的夏:北京的夏

bjsummer

香港的夏

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,日本漫畫家松本剛畫了一本《北京的夏》,是想用故事留住一小撮人的一個希望:在天安門廣場開一場搖滾音樂會。在獨立自主的奮抗下的精神行動。

非正式的音樂演出,野營式的,確實在八九年的六月在北京這人民的廣場發生過。那短暫而美麗的時期,香港有人運上去大批的酒助慶。在死亡推門進來前,the end is over 前,有過響徹雲宵的狂歡式的時刻。

我們很多人用不同的方式,文字,攝影,聲音,手繪,模造,去攜帶/載存/紀錄著大大小小的生命史。私人的,共同的,個體的,群體的。既抽象,也具體,且必然真實。隱喻可然,報導可然,嘆惜可然。千古流傳,這是為何坦克報廢,詩歌不死。

2019年香港的夏,感靈召示,我們在迴響那三十年前的夏天,不單reverbrate,我們更要衍生,延伸,創勢。

六.一,我和June來到中環的七・一吧,為六・四三十年祭而唱。古老的地方,古老的朋友,古老的歌,心未潰,意尚高昂。知我不適,好友送來問暖。不沾酒而情義醉。

六・四,我和June來到尖咀文化中心外廣場,我依約於六時四十分,在尖咀鐘樓(其高度與天安門的紀念碑相若)腳下,舉香吟哦了《坦克咒》,粉雨淒淒,我確已到來。JUNE也唱了李昌先生的《回家》:媽媽,我想好好的陪伴您,天天為您,泡一杯清茶..。人人故事,刻刻扣心。稍息整頓,我們過海到銅鑼灣維園。

如果我們真的需要依憑燭光去延點這個決心,這沒有因時間磨難的慈悲,也就讓它不管儀不儀式化的馬拉松吧。作為一種安魂的隱喻。我們這夜到來,不為參與這一個集體行為,而是呈現一個我們的意念:我們來為這夜“種香”。

當十八萬人在場內進行再一次的宣言和吶喊,用燭光去連成整體,我們慎步,圍繞整個球場四周路徑邊旁,在那些大樹腳下,尋找安適的位置的土壤,種上一柱柱的清香。煙縷如手印,在悠揚著一種正念。我們拍攝紀事,一位外國記者好奇地跟拍我們的行為。問我們這是什麼。

這是什麼?這究竟是什麼?

然後六・七,我們又來到文化中心的百步梯的廣場,助演李旺陽的悼念詩歌晚會。我唱了義中英三語新修歌詞的“Bella Ciao”June唱了獻給今年七・一的驪歌《香島小夜曲》。我講了台灣綠島和香港這島嶼的關聯。歌唱完了,大家都在相互打氣,相約九日的遊行;當場就有觀眾高喊:超過一百萬人!當然也有大陸遊客在外圍喧嘩。

六・九如天門緩開,啟始了一段萬眾奔騰的路程。我們(我拍攝錄象、JUNE捕捉聲音)的紀錄行腳和那人海同源同行,流過了港島海旁的港灣線。人們用步行踏寫史記。接下來情勢的發展和連日的衝激,給這城市帶來從未有過的充機。人們用抗爭去重奪一種主體性。用面對暴力去確認自己的承擔。用肢體懷抱惡意。情緒波昂。

很多人無法自此停下來,很多人在部署著自己的路,更多人在捕捉風向。“守住自己的良知,做好該做的事”,我在發給“細場”活動公佈的文字如是說。只有在不同位置,以不同的“策略”和不同條件,不同的生命解釋自由下,大家都願意放下對同行者的審視和批判,同時行動,一個真正對政治機器這怪獸的聯手力量,才會出現和構成抵壘。什麼勝利或失敗,又是另一回更須隨機而癒的事了。

六・廿九,我在細場作我的抗壘聲展。希望大家在筋疲力竭的行動之餘,有意氣來一個精神集結。抱拳! ==場地Facebook @saiceong event page==

junelennydagang18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